“一猴難求”席卷醫療圈!實驗猴價格高達十幾萬 ,身價暴漲20倍
來源: CACLP體外診斷資訊 2022年06月14日 11:36


























































6月10日,“實驗猴一猴難求”沖上了熱搜,而在這之前,6月6日,就要多家媒體爆料,目前很多藥企都在瘋狂囤猴,實驗猴的市場價格,已經達到了16萬一只,而即使是這樣的“天價猴”,仍然是被搶著買,供不應求。

自疫情爆發以來,醫療健康產業大爆發,大量創新藥排隊申請,“一猴難求”現象席卷醫療圈。

2022年6月6日,昭衍新藥公告英茂生物成為其全資子公司,2萬只實驗猴也將逐漸劃歸至昭衍新藥名下。


2021年4月,康龍化成宣布以購買股權及增資的形式收購新日本科學旗下肇慶創藥50.01%控股權,肇慶創藥主要經營范圍馴養繁殖國家二級野生動物獼猴和食蟹猴。


2020年初,藥明康德全資子公司蘇州康路生物完成對廣東春盛(猴場)的收購。



“全世界都缺猴”,最近醫療投資人和創業者開始奔走找猴子。以CRO企業和創新藥企業最為典型,如果沒有類似實驗猴這樣的動物模型,幾乎沒有任何一款藥可以進入到人體臨床試驗,更別談獲批上市。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在2014年的時候,實驗猴的價格還不到7000元一只,可以說,過去的8年時間里,實驗猴的身價足足翻了20多倍,特別是從2020年開始,實驗猴的身價更是直線上漲,這也讓東南亞地區成為了全球藥企實驗猴的“主要貨源地”。

為何實驗猴“一猴難求”?這是什么原因導致的?



在人類的很多實驗,特別是藥物方面的實驗中,在進行臨床上的人體試藥之前,都會現在動物的身上進行試藥,雖然人類比較常用的實驗動物,包括嚙齒類、兔類、犬類、豬類等等,但是從基因相似度等角度來說,事實上最適合為人類進行動物試藥的,還是非人靈長類動物。

因此,各大藥企在研發一些特殊藥物,或者是一些治療轉染病等藥物的時候,首選的實驗動物就只能是實驗猴,而無法用其它動物代替。

在新冠疫情爆發之前,事實上實驗猴的市場需求并沒有那么大,這一點從它們的身價漲幅就可以看出,2014年的時候,一只實驗猴的價格在6500元左右,而到了2018年,單只價格也僅漲到了1.4萬,可以說4年的時間才翻了1倍多。

而從2019年年底開始,因為這個時候新冠疫情已經出現了,實驗猴的價格也是直線上漲,從2019年的一只3萬元,在今年3月的時候漲到了一只13.25萬元,而現在才6月份,一只的價格又漲了快3萬。

顯然,如今除了新冠之外,再加上猴痘以及其它病毒,都讓各大藥企抓緊生物實驗、研發藥物,并且擔心日后無猴可用,也都開始瘋狂囤猴,這也意味著,在未來實驗猴的價格大概率還會持續上漲,甚至有可能出現更加令人吃驚的“天價猴”。

實驗猴到底用的是什么猴?我國目前存貨量是多少?



目前,市場上供不應求的實驗猴,是指“食蟹猴”,這是一種主要分布在亞洲東南部地區的獼猴,它們個頭不大,性情溫順,非常適合作為實驗動物。

此外,除了食蟹猴之外,目前還有一些藥企會用“恒河猴”代替,當然,恒河猴的身價也是很高的,畢竟除了動物實驗之外,甚至是一些太空方面的科學實驗,也會用到恒河猴。

或許有人會說,既然實驗猴熱銷,那么多進行人工養殖不就能解決問題了?看起來的確是這樣,但事實上卻并沒有想象中的那么簡單。

要知道,在新冠疫情爆發之前,原本全球實驗猴的主要供貨基地,就是在我國,我國南方多地也是有著很多專門飼養實驗猴的養殖場,但即使這樣,卻仍然不夠用,這是因為實驗動物也有著嚴格的要求,首先,一定要擁有良好地遺傳基因,而且本身是沒有任何疾病的,絕對健康的狀態,這也會導致一批成年的實驗猴中,事實上符合要求的只有一部分。

此外,當母猴生了小猴子后,第一批小猴子是不能進行實驗的,要進行基因篩選,需要從它們之中挑選出合格者進行再次繁育后,再從第二批的猴子中選出適合的實驗品,這樣一來,也就導致一只實驗猴從繁育到上市,事實上至少需要5年左右的時間。

而且由于實驗猴都是一次性的,所以,當它們正式進入實驗猴,也最多只能活幾個月的時間,實驗結束之后,無論是否健康,都會被立刻安樂死,不會繼續參與新的實驗,自然,在這種不斷更換實驗猴的情況下,一猴難求也就是很正常的事情了。

那么,我國現在又有多少實驗猴呢?從目前的數據來看,我國適合用來做實驗的猴子,還剩下3萬只左右,雖然看起來好像挺多的,但其實一旦投入大規模實驗,消耗起來仍然是很快的,只能說相較于其它完全依賴實驗猴進口的國家來說,我國暫時還沒有“實驗猴斷供”的風險罷了。

本文著作權屬原創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場。我們轉載此文出于傳播更多資訊之目的,如涉著作權事宜請聯系刪除。